您现在的位置:徐州企业法律律师网>> 股东权益>>正文内容

一纸诉讼曝光股权争斗“套路”:ST慧球究竟归谁?

一纸民事起诉书将ST慧球持续两个多月的股权争斗乱局渐渐摊开,该公司前董事长顾国平通过黑箱协议转让股权而最终违约,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不明,并遭遇知底细的“入侵者强势”介入,引发系列控制权宫斗。

ST慧球9月27日晚间公告称,经核实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及股东大会相关历史资料,并未发现涉及本次涉诉担保事项的任何相关文件,认为相关民事起诉状中关于公司为“上述协议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并未经过公司董事会、监事会、股东大会的审议程序。公司董事会认为,该担保事项系违规担保,本公司不应该、不认同、不接受因此承担相关担保责任。

然而,瑞莱嘉誉受让的股权究竟从何而来?顾国平、鲜言、瑞菜嘉誉在这起纠纷中真正扮演了什么角色?等等悬疑仍然待解。

蹊跷的股权转让

上证所监管通报显示,9月23日,收到ST慧球股东反映,该公司涉及一起重大诉讼,因股权转让纠纷,已向法院起诉ST慧球及其前实际控制人顾国平,且上海高院目前已经受理。

对于ST慧球控制权宫斗剧来说,今年4月27日是关键时间点。根据上证所公布的《民事起诉书》,当日顾国平、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斐讯通信”)、ST慧球与一家名为上海躬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躬盛网络”)的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备忘录》、《经营权和股权转让协议书》、《借款协议》,约定顾国平将ST慧球的6.66%股权转让给躬盛网络,转让价为7亿元。由斐讯通信、ST慧球为上述协议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但最终顾国平却并未履约。

据本报记者调查发现,躬盛网络实为迷局主角之一的匹凸匹前实际控制人鲜言的“马甲”。工商信息显示,躬盛网络的法定代表人为杨剑锋,而杨剑锋曾为上海躬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躬盛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投资人,上述信息分别于2016年5月9日变更为朱晓堃、于2016年3月22日变更为上海柯塞威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柯塞威”)。而上海柯塞威与鲜言控股的深圳柯塞威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同隶属于柯塞威集团;此外,上海柯塞威原名为上海鸿禧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有媒体曾报道,后者曾为鲜言控股的鸿丰国际集团子公司。此前也有多位接近ST慧球的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顾国平已将上市公司转卖给了鲜言。

今年8月份,鲜言开始在ST慧球现身,被聘为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由于鲜言进入后,ST慧球宣布拟成立多家公司,名称与鲜言旗下公司名字相近,且其中一家与瑞莱嘉誉同处一栋楼,还引发了双方是一致行动人的猜测。但此后却接连发生了上市公司阻止瑞莱嘉誉信息披露、瑞莱嘉誉提议罢免ST慧球董事长董文亮等全体董事等蹊跷之事。

今年7月21日-7月28日,瑞莱嘉誉通过二级市场举牌,成为持有ST慧球1973.9万股,持股比例4.999978%。此后,瑞莱嘉誉继续增持,截至目前,持股比例已达10.46%,成为第一大股东。

按照起诉书的说法,顾国平为了完成ST慧球重组,选定国泰君安为重组财务顾问。在此过程中,国泰君安违反保密原则,让瑞莱嘉誉、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华安未来”),数次大宗受让顾国平所持ST慧球股份。公告信息显示,ST慧球重组停牌是在2016年1月19日,并在1月26日正式披露顾国平拟将斐讯数据与该公司重组的消息。

也就是说,起诉书认为鲜言与瑞莱嘉誉关于ST慧球的控制权之争,是因为顾国平违约、瑞莱嘉誉“横刀夺爱”所致。

但该说法也有疑问。 2015年10月之后,顾国平先后通过德邦创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德邦创新”)、华安未来、上海和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和熙”),发行了五个资管计划,借助杠杆融资大举增持ST慧球。

年报信息显示,截至2015年12月底,德邦慧金1号、和熙2号、华安汇增1—3号五个资管计划,分别持有ST慧球842万股、750万股、644万股、610万股、527万股,合计持有3371万股。今年1月9日,ST慧球披露称,顾国平通过通过上述资管计划,共计持有其3471万股,持股不比例上升至8.79%。

但今年初A股遭遇“熔断风暴“,顾国平的杠杆持股遭到多次平仓。今年1月,德邦慧金1号爆仓,顾国平未按约定补仓,其所持ST慧球842万股,被该资管计划优先级委托人强制平仓。

7月12日,华安汇增2号、3号净值也跌破约定的补仓线,顾国平未在约定时间内补仓,华安未来解除了与其一致行动人关系。7月14日,和熙2号也解除了与顾国平的一致人行动关系。至此,顾国平仅剩华安汇增1号直接、间接持有ST慧球710万股,持股比例仅为1.8%。

在起诉书中,对于瑞莱嘉誉、华安未来买入的具体时间,躬盛网络并未说明。顾国平与鲜言前述股权转让、借款协议,发生在4月27日。但根据上述起诉书的说法,瑞莱嘉誉、华安未来受让顾国平所持股份,是在ST慧球启动重组之后。

但问题在于,除了今年1月份被强制平仓外,直到今年7月,公开资料显示的顾国平持有ST慧球的股份数并未发生变化。截至今年3月底,德邦慧金1号持股数量为791.5万股,仅减持了50万股,其他四个资管计划持股数理并未变化。

而根据瑞莱嘉誉此前公告,其所持ST慧球1900万股是北京州际田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州际田野”)通过大宗交易转让而来。而1900万股占慧球科技总股本的3.85%,超过一季报中第一大股东吴鸣霄,但州际田野并未出现在慧球科技一季报十大股东之列。

谁在说谎?

躬盛网络在起诉书中称,“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违反《独立顾问协议》重要的独立性和保密性原则,让其关联人控制的深圳瑞莱嘉誉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与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分数次大宗受让第一被告(即顾国平)间接持有的股份。”

按照躬盛网络上述说法,瑞莱嘉誉、华安未来均为国泰君安关联人所控制。此外,华安未来的股东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下称“国君投资”),也是国泰君安的关联公司。基于这一关联关系,国泰君安才泄露了ST慧球重组消息。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国君投资确实持有华安基金20%股权,而华安基金则持有华安未来51%股权,但国泰君安并未直接持有华安未来股权,亦不持有国君投资股权。

从时间上来看,躬盛网络的说法,与国泰均安7月8日出具的ST慧球终止重组专项核查意见也有关系。在该核查意见中,国泰君安表示,该公司5月26日起,才与ST慧球签署财务顾问协议,正式开展此次重组的独立财务顾问工作。而在6月15日,经双方协商,国泰君安已与上市公司终止了财务顾问协议。

根据公开信息,瑞莱嘉誉成立于2016年4月28日,在顾国平与上海躬盛签署上述协议次日,就已成立。换言之,瑞莱嘉誉的成立,是奔着ST慧球股权而来。而其普通合伙人深圳市前海瑞莱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也在此前一天的4月27日才成立。这就意味着,如果上述信披属实,则瑞莱嘉誉成立之时,国泰君安尚未成为ST慧球重组财务顾问。

国泰君安方面也回应称,因斐讯通信借壳ST慧球上市事宜,国泰君安与ST慧球于2016年5月接触并签订独立财务顾问协议,按照证监会执业要求及项目实际情况,国泰君安于2016年6月通知上市公司终止协议并退出现场工作。ST慧球于2016年7月5日宣布重组终止,并于7月7日股票复牌交易;国泰君安受聘担任ST慧球独立财务顾问期间,ST慧球股票处于停牌状态,未有股票交易,不存在其他方通过大宗交易受让股票的可能,更不存在国泰君安指使受让股票相关情形。

而作为连带责任担保方,ST慧球始终不曾披露顾国平股权转让的经过、纠葛,反而在控制权之争爆发后,多次认定顾国平为实际控制人。9月27日,记者就此拨打鲜言、顾国平等人电话,但鲜言手机始终处于正在通话状态,顾国平也未就相关问题予以回应。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2016年4月,北京瑞尔德嘉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起诉顾国平等合同纠纷,导致顾国平增持ST慧球的华安汇增1号、2号、3号的3000万份、3500万份3500万份份额被冻结。

“天眼查”最新资料显示,20015年12月2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中院发布了一则公告,该院受理原告晁晓东与北京川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川腾”)、ST慧球、北京瑞尔德嘉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瑞尔德嘉”)案外人执行异议一案,因北京川腾去向不明,无法直接送达,法院通过公告,向其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等文件。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3年,因为与惠州辉腾投资有限公司发生质押担保纠纷,瑞尔德嘉就申请冻结惠州辉腾所持ST慧球1605万股。

ST慧球究竟归谁

毫无疑问,上述民事起诉书同时暴露出了一系列法律问题。未经公告及股东大会审议的黑箱协议对上市公司而言是否有效?是否需要承担高额连带赔偿?ST慧球究竟将归谁?

根据该民事起诉书,4月27日,顾国平与躬盛网络签订了《经营权和股份转让协议书》,约定将直接和间接持有的ST慧球6.66%的股权转让给躬盛网络,转让对价为7亿元,如果违约,顾国平需向躬盛网络支付股权转让价款的双倍作为违约金;同时,顾国平向躬盛网络借款1亿元,并签订《借款协议》。而上市公司当日也与躬盛网络签订了《股权转让备忘录》,上市公司将为上述协议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骏认为,顾国平所转让的股权涉及实际控制人变更,在签署协议后要及时予以信息披露,未公告则存在信披违规,可能要被行政处罚;而上市公司真的在协议上签字盖章了,那么也存在违法违规担保没有及时披露,也涉及信息披露违规。

对此市场投资者存有疑问,在协议未公告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的情况下,上市公司是否要对顾国平的股权转让协议和借款协议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

在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看来,如果上市公司有签协议且有盖章,就有可能要承担责任,主要还是违反了《合同法》,如果顾国平不愿意承担责任,上市公司就需要承担连带责任,但上市公司可以向顾国平追讨损失。

“上市公司需要承担担保责任,不需要经过股东大会审议也有效,因为对于没通过股东大会审议的担保、质押等是否是无效的,目前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吴立骏表示。

这意味着若顾国平不承担违约责任,那么上市公司将可能承担14亿元的股权转让赔偿金以及1亿元的借款,累计共15亿元,而这部分钱又不能追讨回的话,那么这将对上市公司构成风险。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