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徐州企业法律律师网>> 合同管理>>正文内容

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方法

根据合同法第96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93条第2款(约定解除权)、第94条(法定解除权)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因此,合同解除条件满足时,合同并不当然解除,须当事人行使解除权后,合同方可解除。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解除合同应当办理批准登记手续的,依照其规定。

根据上述规定,合同当事人行使解除权的方法是书面通知对方。可以口头通知,也可以书面通知。但是若合同当事人就合同解除权人是否通知的事实发生争议,合同解除权人应当承担举证责任。解除通知到达对方当事人后,不必征得对方同意即发生解除合同的效力,如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需要办理相关手续的,从其规定。但对方就合同的解除有异议的可以有补救办法即通过裁判确认解除无效。

虽然合同法对解除权的行使采用的是依当事人的意思表示解除,不需要经过法院裁判,但是合同当事人是否可以通过诉讼的方式来行使解除权呢?不少判决援引合同法第96条第1款对这种诉讼请求予以驳回。合同法第96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乙方依照本法第93条第2款、第94条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达到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法院或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但实践中也有诸多认可当事人通过诉讼的方式行使解除权的判例。笔者认为若合同解除权人通过诉讼的方式行使解除权并不损害他人利益,而且也有利于由法院一次性地定分止争,应当予以认可,而且也有司法解释认可这种行使解除权的方法。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5条第1款的规定“根据合同法第94条的规定,出卖人迟延交付房屋或者买受人迟延支付购房款,经催告后在三个月的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乙方请求解除合同的,应予支持,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9条规定:“发包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致使承包人无法施工,且在催告的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相应义务,承包方请求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应予支持:(一)、未按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二)、提供的主要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三)、不履行合同约定的协助义务的。”

根据上述合同法的规定,合同解除权人通知到达对方后合同解除,在解除合同的通知无法到达对方的情况下,合同将无法解除。在诉讼中法院可以采取多种送达方式,例如公告送达的方式。但是,当事人通过公告送达的方式向相对方送达解除合同通知,未必能够得到法院的认可。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仅可通过诉讼的方式请求法院确认合同解除。但是在实践中不能排除主审法院认为“当事人一方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而驳回合同解除权人的诉讼请求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合同解除权人将陷入难以解决问题的困境。因此,为避免这种困境的出现,当事人应当在合同中明确约定送达事宜,并同时载明多种送达方式,包括电子邮件送达。

 

徐州律师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